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

服務熱線:400-810-1996

當前位置:首頁 » 理論實務

面對面對審計約談代理機構該作何回應約談代理機構該作何回應

2019年10月08日 09:09 來源: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

  ■ 梅致遠 

  近期,上級審計小組對福建省某市直單位進行專項審計,按“雙隨機”的原則,抽中某代理機構五年前負責的一個預算為25萬元的普通辦公家具詢價采購項目,并要求調送招標代理機構此項目所有留存檔案資料。在招標代理工作人員報送材料的第二天,招標代理機構接到業主通知,審計小組要求約談招標代理機構負責人。見面之后,提出三個問題:一是四家公司投標,為什么三家公司的投標文件第12頁都沒有頁碼;二是一家公司投標產品注明了品牌、廠家和出廠地,其他三家沒有在投標文件中注明;三是監督人員沒有到場,為什么開標繼續進行。審計人員認為此項目串標、圍標的可能性在90%以上,應移交相關監管部門處理。同時認為,代理機構有配合業主單位和供應商進行串標圍標的嫌疑。 

  幾年前的招標項目,如今被突然提出這般尖銳的問題,記憶消退,無法回避也來不及調閱原項目資料。代理機構負責人內心非常忐忑,情急之下也只能就事論事,逐條回應審計人員提出的問題。 

  首先,該代理機構的負責人完全同意審計小組的意見,此項目串標、圍標的可能性較大;二是同意審計小組將該項目作為線索移交相關監管部門處理。相信審計小組的專業性和準確性,他們有理由大膽懷疑,他們的工作應當得到尊重。但作為代理機構和項目的評審專家小組,只能根據相關法律和本項目招標文件的要求,認真求證,要根據充分的事實依據,才能得出項目屬于串標、圍標的結論。 

  關于三家公司同時在一個地方丟失頁碼的問題,代理機構的回應如下:一是招標文件與福建省財政廳規定的串標、圍標的認定共六條,即,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由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編制;不同投標人委托同一單位或者個人辦理投標事宜;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載明的項目管理成員為同一人;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異常一致或者投標報價呈規律性差異;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相互混裝;不同投標人的投標保證金從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的賬戶轉出。事實上,頁碼丟失很難與這六條相對應,頁碼丟失也不屬于招標文件的實質性要求,評審專家認定串標、圍標沒有充分的法律依據。二是運用辦公軟件而丟失頁碼的情況并不鮮見,原因更是多種多樣。與頁邊距的設置、字體的大小和電腦打印機的使用都有關系,它不是沒有頁碼,而是在打印范圍之外。三是頁碼丟失不是人為的。沒有一個投標人會逐頁編制招標文件頁碼,基本都是選擇系統自動生成。代理機構提供的投標文件模版也有可能導致頁碼丟失。 

  關于其他三家沒有在投標文件中提供品牌、廠家和出廠地的問題,代理機構認為,一是本項目招標文件的投標要求對品牌、廠家和出廠地并沒有強制要求填寫。二是來投標的供應商均不是制造商,招標項目有些還是普通辦公家具,其中的流通環節投標人也不一定完全掌握,他們無法提供品牌、廠家和出廠地也是正常的。 

  對于監督人員沒有到場而開標繼續的問題,代理機構表示,一是招標文件規定的開標時間是有法定效力的,法律未規定,監督人員沒有到場開標就不能進行。如果推遲開標有可能造成外地投標人的損失。二是事前代理機構確定通知業主代表,代理機構可以提供通知電話錄音進行佐證。三是監督分事前、事中和事后3種情況,監督人員沒有到場并不影響其監督職能的行使。現場有完整的影像資料,事后有相應光盤報送業主,監督人員可以隨時調閱。四是業主單位是副廳級單位,監督人員配備較少但事務繁雜,本項目規模較小,他們要突出重點工作也在情理之中。 

  此外,代理機構還指出,串標、圍標的認定應從法理出發,而非從情理出發,眼晴里的事實不一定是真相,要貫徹疑罪從無的法制精神,審慎處理審計發現的問題。 

  聽完代理機構負責人的匯報后,審計小組沒有要求代理機構簽署審計工作底稿,事后代理機構也沒有接到監管部門要求配合調查的要求。 

  (作者單位:福建翔遠招標咨詢有限公司) 

  編后:近期,《中國政府采購報》編輯部經常收到關于審計部門對政府采購提出的問題,有些疑問甚至讓人啼笑皆非。采訪中,業內人士指出,政府采購的專業性很強,隔行如隔山,有時審計部門提出一些不太合情理的地方,也可以理解。但被審計人員要顯示出自己的專業素養,同審計人員耐心解釋。對此,本報也整理了部分案例,今后會在道聽“圖”說、有問有答、案例看臺等欄目中逐一刊發。 

pk10免费计划网站